Share This Post

區塊鏈 / 最新消息

在可信的硬件上進行分散式雲端計算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名言「技術模仿自然」。他的智慧在兩千多年後仍然適合,並且與區塊鏈的誕生有著特殊的關聯。雖然許多人認為區塊鍊是當今互聯世界的顛覆性力量,但核心技術權力下放的原則與柏拉圖的洞察力一樣永恆。無信任協議和分散式系統的力量源於集體的協調。分散式網絡利用個人用戶的活動來創造巨大的計算能力,為當今技術和商業,打開了激動人心的新大門。

有用的計算

分散式雲端計算(DCC)使任何在英特爾軟件保護擴展(SGX)上運行的可信硬件能夠處理從醫學研究到網絡安全的各種計算任務。區塊鏈的初創公司Ankr Network將此過程稱為有用工作證明(PoUW)。每台計算機作為單個節點工作,但與數百或數千個其他分散節點協調,而每個節點均代表著另一個可信的計算機。這個網絡的用戶和硬件一起努力實現一個共同的目標。

Ankr的PoUW與現有技術截然不同。例如,比特幣的工作證明(PoW)方法因使用大量的能源來保護其網絡而受到批評。加州Ankr的聯合創始人兼首席技術官Stanley Wu說:『這些(比特幣)PoW計算僅僅是「解決不能為社會服務的任意數學難」』事實上,根據比特幣能源消費指數估計,直到2018年年底,比特幣將消耗全球0.5%的電力。

相比之下,Ankr的PoUW將近99%的計算能力集中為客戶和其他利益相關者,進行有實際需要的計算上。一位在亞馬遜網絡服務公司升級到6級軟件工程師,後而成為行業數一數二的專家Stanley Wu說道:「為了社會利益和人們的利益而使用這些[計算]資源將會更有意義」 。

閒置計算資源

世界的計算能力處於歷史最高水平。 Forrester Research估計全球計算機總數超過20億台,而GSMA則預計全球75%的人口均擁有移動計算機(智能手機)。然而,儘管技術的顯著滲透,其大部分潛力仍處於休眠狀態,因為許多用戶都無法運用其設備的所有運算工能 。 Ankr的平台打破了現狀的限制,使每個消費者和公司都能夠通過DCC,最大化其設備並擴展全球計算能力。

類似的DCC項目

雖然存在著其他基於區塊鏈的雲端計算項目,但這些平台與Ankr之間存在重大的差異。因為Ankr Network在安全性,速度和可擴展性方面具有明顯的優勢。

例如,Golem的滲透率受限於使用第三方計算容器。相比之下,Ankr則可以獲得更大的計算能力,全因為它建立於所有礦工的集體支持之上。 Ankr還提供了卓越的安全選項,因為平台的DCC在可信執行環境(TEE)中進行,並確保英特爾SGX設備會保護數據和保持私密。此外,Ankr為用戶創造了更多的金融機會。據一位發言人稱:「Golem的用戶在雲端計算上只有單一的收入,但Ankr的用戶則有三個收入來源:採礦、交易和智能合約,當然還有雲端計算。」

David Anderson博士以顧問及一個擁有領導權威的身份參與了該項目。安德森是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教授,也是伯克利網絡計算開放基礎設施(BOINC)的創始人。這是一個自願參與的分散式計算網絡 ,並擁有超過30萬用戶。其他主要差異包括業務的長遠發展。

Sonm和DFINITY等技術與Golem類似,但專注於不同的應用市場。 Ankr發言人表示「相比之下,因為Ankr的有用工作證明直接在CPU中執行,所以它不受智能合約限制的約束。「 。 「通過我們的項目,所有礦工都參與其中。」

利用現有用戶

由Anderson博士等專家指導團隊,Ankr計劃利用BOINC的用戶群快速提高分散式雲端計算(DCC)的採用率。這將由BOINC的軟件實現,該軟件還允許Android智能手機的用戶參與自願性的DCC,並且最早可能在2018年8月發生。


Share This Post

Marvin Dumont is former editor at Bitcoin.com and American Express. His byline appears on Fox News, Forbes, The Huffington Post and other outlets. Marvin began his career in corporate finance and audit. He earned MPA, BBA and BA degre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